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21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“景琰!景琰!”孩童的嗓音稚嫩却洪亮,从廊上传来。

厅内坐着的妇人们听了,面面相觑,脸上都是笑意,唯有晋阳公主一哂:“冒失鬼来了。”

静嫔怀中的孩童微动了动,伸长脖颈向厅外望,乌溜溜的圆眼睛里闪着盼望的光芒。静嫔抱不住了,将他放下,为他整整衣襟。

“景琰!”最后一声呼唤炸开在厅门口,孩童额角挂着汗,似是被厅里的阵仗惊了惊,立住了,继而规矩地走进来,乖巧行礼——“林殊见过宸妃娘娘、静嫔娘娘,见过母亲。”

妇人们面上笑意更深,口中唤“小殊”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20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宫城之内,缟素铺天盖地。太皇太后安灵仪程结束,穆霓凰在离宫半途等到了萧景琰。

“靖王殿下留步。”萧景琰听出她语气,随她走了僻静些的路,一同绕道出宫。

“霓凰,你这样来来回回奔波,还好吗?”

穆霓凰轻摇头,“无妨,倒是你瘦了不少,想必这一个月都没好好用膳。”

“霓凰,”萧景琰突然有些哽咽,“我听母亲说,太奶奶仙逝之前还念叨着晋阳姑母,唤过小殊。”

穆霓凰眼圈登时红了。

“不该说这些的,”萧景琰叹口气,“我听说你自请去卫山守陵?”

穆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9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赤焰案发后的第二年,萧选改元“承平”,取太平长久之意。

得知改元旨意时,景琰仍在皇陵里罚跪,听了“承平”二字也只是压了压嘴角。他跪久了,早没了眼泪。唯有收到母亲辗转递送出宫的食盒时,或是霓凰来信时,才露出些神采。

复凤节的时候,两样双双来了。

一大早靖王府里来了人,说是天气渐热,静嫔娘娘惦记殿下,特制了百合清酿和若干点心,还嘱咐要将殿下在府里的夏衣送过来给殿下穿,正好前一日府里收到了霓凰郡主来的信,就一并带过来了。

景琰舍不得糟蹋了可口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8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暮春的雨在金陵上空蕴了一夜,朔日一早终于淋漓酣畅地落下来。

穆王府内一片寂静,气氛压抑。穆霓凰端坐于正厅中,神情平静。陛下谕旨传来时她无动于衷,一觉醒来还是如此。穆青昨夜气也气了,闹也闹了,被穆霓凰规劝训斥过后一夜未曾睡稳,正坐在一旁,闷闷又愤愤。

“来人,备马。”穆霓凰忽然出声吩咐。

“姐!你去哪?”穆青闻声跳起来。

“我去和靖王殿下辞行,你待着吧,好好想想是把自己锁起来又气又骂有用,还是读书练功做早课有用。”说着,又转向老魏,“我回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7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阳春三月,金陵城中天气回暖,万物复苏。靖王府的春季更早,操练中的将士们觉出了暖热,战甲之下纷纷换了春装。萧景琰蒙召入宫,冠服外亦免了披风。

“景琰,西山营督查换防就交给你,都是你做惯了的,朕也没什么好叮嘱的,你退下吧。”萧选坐在龙椅之上,伸了伸腰,显出些慵懒。

“父皇,儿臣明日启程,今日可否去看望母亲?”

萧选换了个舒适些的姿势,心不在焉应允了。


萧景琰向内苑走,见御园里一派春暖花开、草长莺飞的景象,脚步也轻快起来。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6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上元佳节,金陵城中热闹非凡。满月皎洁,月光与满城的火树银花、星桥铁锁交相辉映,不复清冷。

皇家祭祀仪典结束,正是掌灯时分,萧景禹出了宫城,祁王府的车马正候着。

“祁王哥哥!”身后传来少年的呼唤,萧景禹停下脚步,还未转身,人已追过来。

景琰向皇长兄行礼,“祁王哥哥,这就回去了?不去看望宸妃娘娘吗?”

萧景禹笑着摇头,“今日就不去了。明日复印开朝,我有本上奏,早些回府里还能再看看,好在父皇面前奏对。”

“什么奏本如此紧要?”景琰问。

“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5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时光如流水,不紧不慢、一成不变地流逝。

萧景琰在宫中守岁,一夜未归。他与众皇子一同向各宫拜过年,又在芷萝宫逗留到将近卯时,在回府的路上迎来了元祐五年的第一个黎明。

萧景琰没有像平日一样练剑,而是遣散了随从,静默地回了房。他从高阁隐秘处取出锦匣,亲自备了柏叶酒,独自向梅园走去。

园中梅花开得殷红,年年岁岁都是如此,一走进去,分不清今夕何夕。园中寂静,唯有风声和落花声,萧景琰向梅园深处走,在花团锦簇下的石桌石凳边驻足,将手中物什一一摆放妥当,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4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梅长苏看着萧景琰怀恋的神色,慌乱将手指掩入袖口之中。

他卧于榻上,而萧景琰坐在榻前,梅长苏自觉有失君臣礼数,于是要起身。裘毯之外空气都是冷的,仿佛要将身体一寸寸冻住。萧景琰见他起身艰难,不忍道:“先生尽管躺着,今日寒冷,不必拘礼了。”

“多谢殿下体恤,”梅长苏低眉掩藏神色,“苏某躺久了,起来走动走动也好。”

萧景琰看他起身,想扶一把却犹豫,有些无措地站着等他。

梅长苏心里有些明白,哪怕他只是和林殊之间有一点点的相似,都会让景琰对他心软和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3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回府的路上,穆青发觉了姐姐的异常。她不发一言,却仿佛心绪很乱,战场凶险时都不曾有过的乱。穆青不敢明说,偷眼观察,姐姐鼻尖泛红,不像冻的,或许是哭过了。

路上人多口杂,穆青忍耐许久,终于回了府,正想追问,穆霓凰却径直回房了。他站在房门外鼓足勇气,敲了敲门。

“姐,你怎么了?”

无人应答。

“姐,发生什么事了?你别不理我呀。”穆青撒娇似的央求。

里面的人终于说话了,“青儿,我没事,想休息一下。你去吧。”

穆青还想说什么,终究悻悻地“哦”了一...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 11

【琅琊榜】巫山云    目录

Disclaimer:人物不属于我。

Warning:非典型情意故事。


萧景琰铁青着脸色离开演武场,庭生跟在身后,仿佛想问些什么,见他生着气,终究没开了口。他出得府门,见梅长苏的车马已经远去,忡愣片刻,纵马离去。

他在梅长苏面前失了威仪,今日一晤不欢而散,萧景琰当然是怒火攻心,却也对梅长苏另眼相看。此人不仅智计无双,对刑案审理也有上佳安排;知他手头缺人,特特挑了人来,并且识人眼光与他相仿;建议他结交纯臣,不结党羽,与一般谋士截然相反;一介文人立于演武场上,竟气势逼人,刀锋擦耳飞过都不改颜色;批评他手下军士纲纪涣散...

1 | 3